<sub id="hnur7"></sub>
    <form id="hnur7"></form><nav id="hnur7"><code id="hnur7"></code></nav>
    <nav id="hnur7"></nav>

    <sub id="hnur7"><mark id="hnur7"><blockquote id="hnur7"></blockquote></mark></sub> <var id="hnur7"></var>
      <var id="hnur7"></var>

        <nobr id="hnur7"><progress id="hnur7"><sub id="hnur7"></sub></progress></nobr>

        有*******)

        作者:蝶*******舞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節] [舉報]
        文章收藏
        為收藏文章分類

          風起時


            快速整理了下自己的思緒,我鎮定地抬頭望向他。

            “沅沅只是平凡的普通女子,在這后宮中起不了什么大風浪,王爺請放心!

            我淡淡地說,既沒有承認,也沒有否認。

            “哦?平凡普通的女子?”

            他輕笑出聲。

            “蘭嬪什么姿質?如她才貌果真如此,皇兄一年前早已知曉,再說……”

            他神色忽然凝重起來。

            再說什么?
            我的心漸漸地收緊在一塊了。

            “據我所知,這后宮從來還沒有過一個女人在被皇兄遺忘后,能再重新獲得他的垂視!

            “然而,有一天皇兄玩夠了這種游戲,蘭嬪會承受不起他的怒氣!”

            “最怕,你到時也不能獨善其身!

            他輕輕地皺了皺那好看的眉毛緩緩地說道。

            我的心狠狠地縮成了一團!
            是啊,自己把那個精明的皇帝當成什么人了!居然自以為是在玩火!還沒有自焚之前,趕快跑路吧。
            雖然,我不知道以后的生活是什么樣子,但如果說和這個后宮的事非或那個恐怖的皇帝沾上一點點關系的話,都是我所深惡痛絕的!

            以后絕不再多事!還是乖乖呆在織秋院里挖地道逃出這個可怕的牢籠吧!

            “呵~”

            一聲輕笑打斷了我的胡思亂想。
            我泄氣地瞪視著他那個可惡的笑容。

            “別怕,以后別太出眾也就沒事了嘛!

            那人又恢復了那種謔戲的語調。

            “謝王爺,沅沅受教了!

            我福下身來,畢竟是還要多謝他的,不止是現在他的所講的一番話,還有昨天……在澤政宮里……

            “沅沅!

            他用好聽得如淳酒般的聲音輕喃出我的名字,在我轉身要離去之前,輕輕阻住我的腳步。

            “以后遇著沐妃,還是忍著點,嗯?”

            背后傳來他低低的嘆息。

            “你還沒能力可以保護自己的!

            鼻子有點酸酸的感覺。
            來這里這么久了,還是第一次,聽到這樣關懷的語氣……一個人來這個陌生的地方,就算日子多么難捱,就算環境多么惡劣,就算有時被欺負得連三餐不繼,都不能讓我閃出丁點糯弱的淚花。
            可是,現在這一句小小的帶關懷的話語,卻能觸碰到我心里的最柔軟的角落……使我……潤濕了眼眶。

            不敢回頭,怕一回頭,在眼睛里的水氣就會因為風的作用,而流下溫暖的臉龐……

            ……

            “沅沅,你昨天送我的衣服薰得是什么香?“
            小柏一見到我馬上放下手中的筆,纏著我問。

            我笑了笑道:
            “跟你說了也不會懂,程序很麻煩的!”

            “皇上說喜歡我身上的那種香氣!你快快教我來!“

            小柏快把我的衣袖給拉斷了。

            “你們平時薰衣服是放在香籠子上薰的吧,我只是采了些新鮮的花辨直接放在衣服上,讓花那自然香味留在那里而已!

            “你別學啦,那種香氣很淡很淡,你不會喜歡的,我那個織秋院哪像你的蘭馨宮呀,連薰香都沒有,才出此下策!

            我笑笑拿過她手中的筆,坐到她剛才寫字的案前,咦?怎么還在寫那曲子的譜?

            “這是雪妃娘娘剛才托人來要的,要我也送她一份!
            小柏見我不解的神情,忙說到。

            呵呵,小柏現在應該是后宮這幾天出盡風頭的女人了吧!

            “今晚還待寢嗎?”

            “嗯,響午時李公公就來宣了!

            小柏嬌羞地低下螓首。

            “沅沅,你那衣服能送我嗎?”

            “當然是送給你的!

            難道我會要回來?尤其是在那個人的手中碰到過,想想就惡心了。

            看來小柏已經要過上自己理想中的生活了,那么我以后還是別再插手她的命運了吧。

            龍承德的那番話又在我腦中響起。

            “小柏,咱們照張大頭貼吧!

            在讀書時常和朋友們一起照來玩,就算工作了,有時翻閱起來,也是一種很美麗的回憶。

            “大頭貼?”

            小柏疑惑地張大了她美麗的眼睛。

            忘了她聽不懂現代的名詞呢。不過,這里也不有照的機器呀!

            “來,過來。我揚了揚手中的毛筆。

            不能照就用畫的好了。算是送給小柏個紀念吧,她現在備受后宮注目,以后我可能真的要少點來這了。

            我吩咐丫頭們把那面大大的銅鏡搬到我們桌案的跟前,小柏就坐擠在我旁邊,輕托著美腮,專注地看著我的手起筆落。

            “沅沅,你把我畫得好像!”

            一幅雙人素描寫生,對于美院畢來的我來說真是易如反掌。素描可是學美術的基本功。

            “好啦,小柏,你可以隨便活動一下啦,畫好你了!

            我停下筆來端詳了一下還沒完成的作品。

            畫中的美人兒專注地用纖纖玉手托著腮兒,尤其是一雙美目溫柔得要滴出水來……而她旁邊的我,剛剛起好整個大輪廓,還看不清臉部的五官。

            在我正猶豫著要不要畫上個俏皮的鬼臉上去的時候,卻聽到了一聲讓我魂飛魄散的尖細聲調……

            “皇——上——駕——到——!”

            我們的臉一下被嚇得血色全無。

            小柏幾乎就立即站立不穩,唰的一聲跌坐在案前的椅子上。

            我在這千鈞一發之際靈機一動,地把筆住她手中一塞,飛快地跳到離門口最近的角落伏身跪下……
            等下溜走都不那么起眼!

            好險!才一跪倒,伴著一股淡淡的檀香味,就見一只九龍鞋跨過門檻,停在我的膝蓋前面。鞋上的金龍張牙舞爪的在我眼前耀武揚威著,刺得我眼睛一陣澀疼。

            那雙靴子在我膝前頓了頓,徑直向前走去。

            “愛妃好興致哪!”

            低沉的嗓音,伴著少許的笑意。承乾皇帝走近小柏。

            “臣妾參見皇上!

            小柏終于都找回一絲魂魄了,慌忙起來行禮道。

            “免了!

            龍承乾揮了揮手,輕輕瞥了一眼正要下跪的小柏,鳳眼,忽然輕瞇了起來。

            “想不到,愛妃還真是深藏不露呀!”
            略帶嘲弄的口吻。

            “啊,臣妾不敢!

            小柏又搖搖欲墜了。

            我的心,也馬上狂跳到280下,什么意思啊這是。今天心血少已經不起一嚇再嚇了。

            “想不到愛妃還有一門左手畫畫兒的巧技哪!”

            龍承乾銳利的視線緊盯著小柏的左手,唇邊逸出一抹似笑非笑的笑容。

            我的大腦剎那間停止了運轉。

            難不成說我把筆……不小心塞到了她的左手?而她又太緊張了忘了換過來?
            我的額頭開始冷汗衿衿,手也開始微微發抖起來,天哪,快叫我退下吧,眼不看為凈算了,這下可怎么收拾!

            小柏花容失色地望著自己正在發顫的左手,估計也是離暈不遠了。

            “臣妾……臣妾剛才是見皇上駕臨,激動得都不知把筆拿錯啦!”
            小柏顫聲回到。

            不知這樣的回答能否過關?

            龍承乾不置可否的一笑,踱著美州豹般優雅的步子,徑自走到桌案前,銳利的視線端詳著桌案上的畫兒。

            看不清他的臉,但跪得這么遠的我,仍然能明顯地感覺到,他周圍散發的那種冷冽而又威嚴的氣息。

            桌案上的,是還來不及收拾的……我和小柏的雙人素描,也就是我剛才提議畫來做紀念的那張該死的大頭貼!

            幸好還沒畫完!阿彌陀佛,上天有好生之德!

            “想不到愛妃的畫藝還真是不容小窺哪,不知旁邊這畫的一人為何許人?”

            忽然有種被人掐住了脖子無法呼吸的感覺,全身的血液頓時都涌上了腦門。小柏啊小柏,你可得千萬要頂住!

            第一次深深體會到,主動權捏在別人手里的這種恐怖的無力感。我全身都因這種恐懼微微地顫抖起來……小柏,拜托拜托!

            “回皇上,臣妾該死!”

            小柏叭的一聲,跪了下來
            。
            完了。

            我的頭皮開始發麻,心跳到了嗓子眼。完了完了,這個笨蛋!這么快就投降了?我為什么會幫助這么一個蠢得無可救藥的人哪!我心里痛苦地哀嚎著。

            “這畫中人是臣妾家里的妹妹!”

            呼,一滴冷汗順著我的額角滴到了地下,呃,終于都能順利呼吸了。

            “臣妾入宮良久,雖有皇上的垂憐,但閑暇時也會偶爾地思念家里的親人,這是剛才一時興起之作,污了皇上圣目,還請皇上責罰!

            哇,這小柏,想不到在關鍵時刻,倒是伶俐得讓人刮目相看!所以說,人的潛能真是無限的,越危險的時刻就越能超水平的發揮。
            看來小柏她已經是學成歸國,以后應付這深宮的事事非非,估計也不會再像以前那樣束手無策了吧。

            “蘭嬪請起”

            龍承乾的鳳眼又危險地瞇了起來……

            蘭嬪?為什么稱呼換了?心里有種不好的預感。
            剛才不是叫愛妃的嗎?小柏也許沒留意,但我敏感的神經還是察覺到了這一丁點微妙的變化。

            “看來,蘭嬪的畫技和沐妃玉昭儀她們幾人的是各有千秋,改日,朕可要讓你們三人好好比試下,看看誰才是個中翹楚,后宮的第一才女呀!”

            似笑非笑的眼神,落在小柏慌亂的美目上。

            是想看著這些女人如何為你爭風呷醋吧!真過份。我心里狠狠地鄙視了一下。

            “臣妾怎么敢和沐妃娘娘昭儀娘娘們相提并論!臣妾才疏學淺,皇帝太過夸獎臣妾了,還請皇上明鑒!”

            對,就是這樣,不要推搪,也不要答應。我在心里贊同地拍起掌來!嘿,以前怎么沒發現,小柏打太極的功夫還是蠻不錯的!

            “蘭嬪過于謙遜了,既然……”

            我的心跳又開始加速了,這個人一拖慢聲調我就開始心驚肉跳……

            龍承乾的嘴角微微地蟶锨唐穡锪搜錟嗆每吹拿冀牽謎韻鏡廝檔劍?

            “既然你說讓朕明鑒,那么朕也就明鑒一下吧”。

            他——想——干——嘛?
            我的心一下被一只無形的手狠狠地給掐住了。
          插入書簽 


          該作者現在暫無推文
          關閉廣告
          關閉廣告
          支持手機掃描二維碼閱讀
          晉江APP→右上角人頭→右上角小框
          74

           
          關閉廣告
          ↑返回頂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點) 手榴彈(×5) 火箭炮(×10)
          淺水炸彈(×50) 深水魚雷(×100) 個深水魚雷(自行填寫數量)
          昵稱: 打分: 發表非2分評論需要消耗月石,消耗的不會給作者。
          評論主題:
           
           
          更多動態>>
          愛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評論



          本文相關話題
            以上顯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條評論,要看本章所有評論,請點擊這里

            爽 快一点 深一点,美女高潮痛苦呻吟表情图,亚洲人成网站18禁久久影院51
            <sub id="hnur7"></sub>
              <form id="hnur7"></form><nav id="hnur7"><code id="hnur7"></code></nav>
              <nav id="hnur7"></nav>

              <sub id="hnur7"><mark id="hnur7"><blockquote id="hnur7"></blockquote></mark></sub> <var id="hnur7"></var>
                <var id="hnur7"></var>

                  <nobr id="hnur7"><progress id="hnur7"><sub id="hnur7"></sub></progress></no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