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 id="hnur7"></sub>
    <form id="hnur7"></form><nav id="hnur7"><code id="hnur7"></code></nav>
    <nav id="hnur7"></nav>

    <sub id="hnur7"><mark id="hnur7"><blockquote id="hnur7"></blockquote></mark></sub> <var id="hnur7"></var>
      <var id="hnur7"></var>

        <nobr id="hnur7"><progress id="hnur7"><sub id="hnur7"></sub></progress></nobr>

        有*******)

        作者:蝶*******舞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節] [舉報]
        文章收藏
        為收藏文章分類

          今時不同住日



            “何太醫!

            “這次,你可要看仔細了!

            這把聲音,這種不可一世的語調,最熟悉不過!是他!龍承乾。果然,我被人弄回皇宮了!這個我處心累贅要逃離的地方,一覺醒來,卻又回到原點了!那些苦都白受了么!

            “罪臣該死!罪臣萬死不辭!”
            何太醫的頭,嗑得咯咯響,聲音因異?謶侄耆冋{。

            但他搭在我脈搏上的手指更冰!龍承乾為何又要把我逮回來呢?他不是答應要讓我不想回宮就由我嗎?只要我不嫁人?

            “回,皇,皇上,這位姑娘她……”
            何太醫連手指都發抖起來,聲調怕得已不能成形。

            “她身上所中之毒,十分,離,奇,罪臣,無……藥可,解!

            他顫顫驚驚地斷斷續續說完,全身伏在地下,全身發抖。

            姑——娘?

            “哦?”

            龍承乾輕哼出聲:

            “那留你何用?”

            這話中的冷意,連離他這么遠的我,也波及到逼人的寒意!

            “來人,把何太醫他的那兩只手指剁了!

            李公公尖細的聲調不帶一絲情感地吩咐著待衛。我的心緊緊地收縮著,我能改變嗎?
            待衛把聞言驚恐過度而昏劂暮翁酵狹訟氯ァ餼褪僑橋實鄣南魯?那稌灅I拇Ψ,諎鼓碎`僑蝕攘耍?

            “趙太醫,輪到你了!

            那懶洋洋的聲調,像一把刀子,慢慢地鋸在每一個人的心上,那個被稱為趙太醫的可憐人,可能是因為腳軟的原因,趴的一聲跪伏在地上。

            于是,我的脈搏再度被冰凍……而那兩跟搭在上面的手指,比剛才何太醫的更抖……我不禁深深地憐憫起他來,不會又是一個犧牲品吧?

            “回皇上,這位姑娘的毒,著實離奇……”

            “請容許老臣回太醫院集合眾太醫仔細研究,早日找出萬全的解毒之法!

            這趙太醫算是聰明的了,否則,他將會是下一個何太醫。同樣的意思,但不同的語句組合,就有不同的效果。

            龍承乾輕輕一揮手,所有的人立時退得干干凈凈。

            “李福成,為何還不醒?”
            低沉的嗓音,帶著明顯的威脅。

            “老奴下藥的分量絕對是輕的,過了這些天而且剛才也施針解了,這會應醒了!

            李公公一哆嗦,話也不太利索,但仍不失職業水平地稟報,然后會意退下。

            下藥?我的腦里慢慢地倒帶……難怪那天晚上的荷香會濃得不得了!但我卻沒想過,和他說得好此清楚,卻仍不放手?我不安地動了動身子,這下要逃是無可能了!

            龍承乾負著雙手站在我的床前,靜靜地盯著幔帳……

            那種視線的壓迫感,分明是早已洞息一切!我知已不能再裝視若無睹,只好輕挽起帳,下床行禮。行的不是宮禮,而是普通平民參見的大禮,因為從太醫們的說話當中,很明顯,他并沒有讓人知道我原來的身份。他們叫我姑娘,而不是娘娘。這,會不會是暗示或隱藏著什么呢?

            沉默。他似乎在等待我問,也沒叫我起來,但我卻抱著你想說自然會講的心態,耗,看耗得過誰。直到我的身形微微顫了下,因為膝蓋開始有麻的感覺,我開始有些惱怒自己,明明自己處于劣勢,倔什么呢,他又不用跪!

            他眉頭不易覺察地輕輕皺了皺,好像有些不耐凡地開口:

            “起吧,跪著舒服嗎?
            ”
            “子夜,這慧雅宮你先住下,以后的事,再說吧!

            他好像沒興趣多說什么,再盯了我的臉一眼,拂袖而去。
            他叫我子夜?我是以這一個身份來的?是因為我毀容了呢?還是什么?反正有一點我是清楚的,至少現在,我不是他的妃嬪,不是。

            我的毒呢?明靜和“狼”他們呢?還有,這后宮里的女人們……最好別惹我,!反正,我已無藥可解了我怕誰?!

            ************************************************************************************
            號外:

            風郡某茶莊內:
            路人甲神秘而又輕聲對路人乙及丙丁等說道:

            “知道嗎?那畫為什么撤嗎?他們的金牌司茶失蹤了!聽說是外國奸細,上次貢茶失蹤估計也和她脫不了干系!

            路人乙冷笑一聲音:
            “什么撤了,現在“綠翹”都封了!天下第一茶莊哪,可惜了!

            丙唰一聲,打開扇子捂著臉,左瞄右瞄了半響才壓低聲說道:

            “胡扯什么哪!我有個親戚在內衙里做事,聽說……”

            “啥?”
            幾個人急了,一齊靠攏著問道:

            丙又小心地左右轉了轉頭又以更低的聲線道:
            “前個夜里上面來了個大人物,連夜到了“綠翹”,還出一百兩黃金點了子夜奉茶……”

            “!”
            眾人驚異的表情。

            “可惜那美人兒了,聽說是個人間絕色呢”

            “那為什么要封了“綠翹”呢?”

            “噓……上面辦事,咱少管!切記不可多言,否則……!”

            丙的手做了個“卡察”的手勢。

            ******************************************************************************************

            深秋的楓,紅得耀眼,一如我的到來,給這個后宮帶來的震撼。一個住著最好的宮殿的神秘蒙面“美人”,一個能讓全太醫院寢食難安人心惶惶的女人,后宮的所有妃嬪在這個秋天,都不約而同地感受了最大威脅,當然,這威脅是她們自己認為的。

            相比以前我住的那織秋院,慧雅宮可真是天堂,據說還是整個宮里景致最好的地方,能欣賞到整一大片楓林及荷塘的秋色,卻從沒有妃子能得到住進這里的榮幸。當然,連待女的高質素都高得可怕,因為,她們對我的這張臉,卻沒有感到絲毫的驚異,就像對著天仙一般的恭敬與虔誠,看來,皇宮的素質教育果然是抓得好。唯一的缺點就是,只有在監視我喝藥的時候,才會露出那種只有監工才會有的眼神。她們的主子是誰,我很清楚。

            “子夜小姐,藥快涼了!

            □□總是這樣盡職地提醒我,神情恭敬,口吻卻毫無商量余地。

            醒來總的來說應沒還過兩天,但藥卻是比每天吃的飯還多,喝來喝去,只是某人尋求心理安慰罷了,效果,我很清楚,一點作用也沒有。最怕,我有事,會害得太醫院的人陪葬就真的是罪過了。至于何太醫丟的兩只手指,如果我沒估計錯的話,是龍承乾對他及他背后的人以前所做的事的警告而已,但他卻再也沒有出現過。

            秋意濃了,這致景園里的的楓樹,紅得最好,只要是微微的風一吹過,紅葉便緩緩地飄落,像紛飛的彩蝶……我伸手輕輕地承住一片粘在身上的葉子,心中不禁暗嘆,自由了,可也……終結了,而自己呢?心里有個聲音鉆出來,我想活著,好好的自由地活著。

            順著身邊待女投向前面的一絲不安眼神中,我抬眼望了過去……

            玉拱橋的一端浩浩蕩蕩地飄來一群人……把正好要過橋的我,堵死在橋中間,心中暗嘆,這后宮的事非,可來得真快啊。

            我定定地看著這一群衣著光鮮,神色各異的女人,心里冷笑,龍承乾,你的老婆們就這點能耐嗎?怪不得他會目空一切,把女人當作有頭無腦的生物了,現在眼前看來,也情有可原了。

            我定定地站在橋上,靜靜地看著她們,F在的我是子夜,而不再是那個小小的采女,蘇媚兒。那時沒有可以抗衡的資本,但今時與不能同日而語了。

            “何處來的野人,見到本宮還不行禮!”

            我冷冷看向那個艷光照人的女人,沐妃,還是光長胸沒長腦的樣子。

            身邊的□□適時乖巧地上前行禮:

            “奴婢參見沐妃娘娘金安!

            “皇上說了,子夜姑娘可以免除宮中禮數,不必參拜任何人!

            “姐姐,您看,還沒有冊封,皇上就這么寵她了,連身份尊卑的禮法都不顧!

            沐妃身邊的玉昭儀,適時地和沐妃同一陣線了,看來,共同目標很重要。

            “任何人?哼!

            沐妃狠狠地盯住□□,美麗的粉臉氣得有些扭曲:

            “你這賤婢,睜大你的狗眼,本宮是任何人嗎?”

            “今天本宮可要好好教訓你這個野奴才,讓你清楚,本宮是什么人!”

            她身邊的二個宮女應聲而上……

            “我的奴才,就不勞沐妃娘娘動手了,子夜自有分數!

            我淡淡地看著那二個擼起袖子的宮女,但神色卻不是容拒絕的警告,你敢動她一下試試,我不把你一腳踹下荷花池!

            “喲,你算哪根蔥了,還我的奴才呢,你以為自己是主子呀?裝神弄鬼的帶什么面紗,別不是太丑了不敢見人吧!”

            玉昭儀嬌聲細氣地挑釁著,眼中的算計異常明顯。

            “玉昭儀說得是,子夜的確是容貌丑陋,可”

            我冷冷一笑,
            “可皇上喜歡呀!”

            本來不想出聲,可是也別太過份了,我也不是省油的燈。

            “你!賤人!”
            沐妃上前一步,臉色氣得鐵青。

            “讓開,本宮今天就要看看你長得是哪一幅狐媚樣子!”

            她沖上前,伸手……

            我頓時火大了,新仇舊恨,一起涌上,想當時在荷花池旁邊她誣蔑我推小柏,別把我當病貓!
            她的手就要觸及我的臉時,我反手用力一擋一推……

            “撲嗵……”
            第一次,我感覺到水花飛濺的聲音是如此之美妙……雖然水不深,早叫你別逼我的了。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但人若犯我,必不原諒!

            “!”

            橋上的宮女亂成一團,待衛馬上撲下救人……玉昭儀手顫抖地指著我:

            “你,你居然敢謀殺宮妃!”

            “你,你,死定了!”

            我一把抓住她的手,再狠狠地一甩:

            “去吧,去告我吧。去你們皇上那哭訴,我等著!

            玉昭儀被甩跌在地下,口瞪目呆。

            走過她身旁,輕輕丟下一句話:

            “你們最好保佑別讓我冊封到什么,否則……”

            玉昭儀的父親是當朝太傅,而沐妃的娘家則是宰相……聰明如她們,又怎么會不知該如何去做?我正想她們如此。

            神清氣爽地走回慧雅宮,剛坐下,卻感覺到眼前一黑……最后一絲意識……會不會是那個什么毒,要發作了……

            “說!”

            一個人的怒吼又把我的意識拉了回來……但我已在床上好好地躺著了。

            “這位姑娘身中兩種奇毒,按理來講無藥可解,但奇怪的是這兩種毒又互為克制,臣等著實是第一次所見,所以,解藥,還,還在研究中!

            “廢話!朕問你,那她的容貌能否恢復?”

            壓低了點的聲音露出絲絲的焦急。

            “藥論上,只要毒解掉就可以!

            我轉頭用足眼力看向帳外,遠處跪的一群人,衣著應是太醫院的。
            唉,何苦難為這些老頭子呢,如果他們管用,那雪池老人個個都可以當了。最近好像老要裝睡來偷聽,真郁悶。

            感覺到龍承乾站了起來,瞄了領頭的趙太醫一眼……這一眼的威力有多少我不知道,但從趙太醫的說話顫抖情況來看,估計電壓超過十萬伏。

            “臣,臣有一辦法,但……”

            龍承乾又看了看他,馬上,他的語言流暢得不得了:

            “全天下只有天狼國的雪池山上的千年冰池,才有解此奇毒的功效,但那是天狼國的朝圣禁地……”

            “北狼?!”

            龍承乾的手狠狠地抓住了椅背……

            “如果,不去呢?”

            我總覺得,皇帝陰沉的語氣,召示著對北狼國的無比恨意?

            “這……”

            趙太醫偷偷瞄了下皇帝的臉色,只得硬著頭皮說道:

            “這是目前唯一的法子了,否則,據臣等推測,這位姑娘,恐怕過不了冬至了!

            ……過不了冬天?我……心下酸楚的感覺狠狠地曼廷開,一下下的再次把我包進無邊的黑暗中……

            管他呢,如果皇帝都不能救我……。
          插入書簽 


          該作者現在暫無推文
          關閉廣告
          關閉廣告
          支持手機掃描二維碼閱讀
          晉江APP→右上角人頭→右上角小框
          74

           
          關閉廣告
          ↑返回頂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點) 手榴彈(×5) 火箭炮(×10)
          淺水炸彈(×50) 深水魚雷(×100) 個深水魚雷(自行填寫數量)
          昵稱: 打分: 發表非2分評論需要消耗月石,消耗的不會給作者。
          評論主題:
           
           
          更多動態>>
          愛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評論



          本文相關話題
            以上顯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條評論,要看本章所有評論,請點擊這里

            爽 快一点 深一点,美女高潮痛苦呻吟表情图,亚洲人成网站18禁久久影院51
            <sub id="hnur7"></sub>
              <form id="hnur7"></form><nav id="hnur7"><code id="hnur7"></code></nav>
              <nav id="hnur7"></nav>

              <sub id="hnur7"><mark id="hnur7"><blockquote id="hnur7"></blockquote></mark></sub> <var id="hnur7"></var>
                <var id="hnur7"></var>

                  <nobr id="hnur7"><progress id="hnur7"><sub id="hnur7"></sub></progress></no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