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 id="hnur7"></sub>
    <form id="hnur7"></form><nav id="hnur7"><code id="hnur7"></code></nav>
    <nav id="hnur7"></nav>

    <sub id="hnur7"><mark id="hnur7"><blockquote id="hnur7"></blockquote></mark></sub> <var id="hnur7"></var>
      <var id="hnur7"></var>

        <nobr id="hnur7"><progress id="hnur7"><sub id="hnur7"></sub></progress></nobr>

        有*******)

        作者:蝶*******舞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節] [舉報]
        文章收藏
        為收藏文章分類

          風云


            素貴妃親自駕臨“韶華別院”,打著皇帝的名號前來送行……皇后也同樣去了希王府,據說,希王子應該叫皇后一聲姨娘,因為,他母妃是皇后親生妹妹,生希的時候難產而亡,希便一直由皇后養大。這其中的感情,和真正的母子,絕不會差得了多少。怪不得,皇后總是有持無恐地和素纖纖作對,因為,希,就是她的籌碼吧?!

            “韶華,明天將要上路,可都準備好了?”

            素纖纖屏退了所有的待從,似還有密語吩咐?不過,這個名字,不知是不是從昨日遇到希的時候開始,我便很不習慣……

            “貴妃娘娘,這沒外人,所以,還請叫我沅沅就行!,也許不應逞之一時之口快,該表現得更加圓滑一點才更好……

            果然,素纖纖抬眼看了看我,眼神明顯地夾雜了一絲凌利:

            “蘇小姐果然夠坦誠直率。那本宮也就直話直說了!彼只謴土四欠N優雅溫柔的表情,剛才不覺得中泄露的那一絲戾氣,早已無跡可尋。

            “比珈皇后,原是我的手帕之交,此翻行事,如需她相助,她必當會相助于你!

            素纖纖微笑看入我的眼,等待我的反應。其實,我的心,還是大大地吃了一驚……素纖纖,也許不只是芷國人傳說的入宮前只是一個舞娘這樣簡單?但是,我還是很淡定,很若無其事地回應以她得體的微笑……大場面,我又不是沒見過。

            我輕輕地抖開素纖纖給我的“信物”,一條淡綠色梅花絲絹帕,無任何特別,除了右下角有一些,我看不懂的文字外……

            其實,我很清楚,皇帝老兒也許就是沖著素纖纖的面子,讓我去的。我是唯一一個在冊的未嫁郡主?這句話特好玩,難道說,想把我當成聯姻的棋子?我心里暗暗冷笑,真是天真,搞不好,芷國說不定得不償失!當然,我不會真的蠢到去幫素纖纖對付希王子和皇后,但如果讓芷國和其它國家結盟,我想對元哲來說,也是他不想看到的吧?元哲……為什么,總是第一個考慮他?而明靜呢?龍承乾呢?……我似乎早已遺忘……我不愿意去尋找答案,盡管,那答案呼之欲出……
            不喜歡這樣,就好像現代被大款包了的女人,我還是喜歡木棉,而不是一叢因依附而生存的菟絲花?傉J為,如果相愛,那基礎必要建立在二個人互相尊重,平等的基礎上,對么?可是,在這樣男權的古代,我是不是還要堅持著這么現代的執著呢。?

            芷國去比伽的捷徑是,水路。三面環海的芷國,隔海,便接壤著比伽的皇都。來到古代這么久,所有的趕路長途,幾乎都是坐那種能把人的骨架震散的馬車,所以,這次路途的幾天,真是舒服得像高級豪華旅游團,尤其是永無再暈車的煩惱后。只不過,心去是一刻半點也松不下來……明靜,你終于得到了你想要的東西了嗎?可是,復仇的王子,是快樂的么?

            比伽的皇宮的每一磚一瓦都透露出濃濃的異域風情,猶如它后宮里面的女人,極盡妖嬈地展現出她明媚而奪目的光芒。我們被安排在皇宮北苑,起初,我嚇了一跳,居然安排在皇宮中留客?但后來問明,原來所有來賀的各國皇室都被安排北苑的各個宮院里,據說是為了貴客的安全所想。想來也是,如果說哪個皇帝或皇室,在比伽的國土上出了點啥事的話,勢必將引起兩國爭端,那又有得亂了。明靜又怎么會想不到呢。

            自從遇到元哲后,在他深沉的聰明的對比中,總覺一點一滴都好像盡在他掌控之中一般。雖然,他總給我最好的保護,從解毒到恢復容貌,一路雖然驚心動魄,但卻在他意料之中,就算直到現在,包括擁有這個身份,也是他精心策劃的結果!可是,我不喜歡!也許,在他們古代男人心中認為,保護女人,是男人的天職,尤其是元哲這種有著沙文主義傾向的大男人,總是這樣讓人心慌慌的看不清楚……也許,他習慣于這樣獨自的策斷和承受,但卻會讓我感覺到,會越來越失去一種叫自我的東西。雖說,對比起古代女人,也許能比她們想得遠一些,或者說更執著一些,但,有時總是有種淡淡的無力無奈感慢慢地侵入……有許多事,無能為力。

            “韶華,為何滿懷心事的樣子?一路來的時候也是這副樣子呢!

            希何時進來,我居然沒發覺,直到他笑瞇瞇地把頭伸到我面前:

            “想誰?”

            我輕退一步,淡然一笑:

            “少女情懷總是詩嘛,自然是想詩詞了!

            不知為何,對希,總是親近不起來,就算他有陽光一般的外表和笑容,但我每次總覺得,他的笑,并沒有深入到他眼眸的深處……開朗的外表,是否也有著一顆活潑的心?

            “韶華,晚上,隨我去拜訪天澤國皇帝,可好?”

            希帶著深深的笑意,緊緊地看向我:

            “這天澤國是目前天下最富饒的國度哦,聽說這承乾皇帝來比伽,邊境可是隨行十萬大軍,威風十足!人也長得玉樹臨風,英偉不凡,最重要的是后位空懸,韶華,可不要錯失良機哦!

            我的心在狂跳,但我卻知道,在希那雙看起來熱切的的眼中,不會放過我任何一個表情。

            “好!韶華可真要多謝希王子呢!”

            我從他的眼中看到我很花癡,很驚喜的樣子:

            “這么年輕有為的皇帝,真的沒有立后么?希王子,不會是騙韶華吧!”

            很明顯地從希的眼中,閃過一絲失望和厭惡,但只是一閃過而,他笑著拍了拍我的肩膀:

            “韶華放心!只需打扮的美美的就行!”

            看著他遠走后的背影,我收起了弱智的笑容。希,想試探我?等下臨出行時,只需找個借口,說這疼那疼,想去也去不了了。答應得爽快,并不是代表我說的話是真的。既然以前都不要的東西,那么現在,也不會要罷。

            我坐在銅鏡前,輕輕用紗巾拭去臉上的“佐料”,希去了,在他看到我打扮得美倫美煥卻又肚子疼得臉色發白的時候,獨自去了。結果,我很清楚,龍承乾,他不會和任何人結盟,芷國于他,沒有任何利用價值,他的野心,一直是比伽這個軍事樞紐,而說逼狼國交人,突增的軍隊,也不過是為了興兵而找的借口罷了,理智如他,輕重有度,絕對不會因為一個女人,而輕易地用江山來賭,而且,這樣絕不是一個英明帝王的作為。

            原來,無論在那里的皇宮仰望,天上的星星看起來都是寂寞而又高高在上的。比伽的北苑花園,并不像基它皇宮里的花園一樣,古樹參天,亭臺樓謝,或種滿了異草奇花。它是以綠草地為主調,很多形狀各異的怪石成為整個園子最有韻味的風景,最讓人驚異的是,它的湖,準確來說,應該是一眼大的溫泉水,在夜色的籠罩下,升起著極淡極淡的輕煙……我輕靠在湖邊的一塊大石頭上……異樣的熟悉感覺,在心中狠狠掠過……

            “我沒見過我母親!

            “我倒情愿她不在了?上F在正活得尊貴無比呢!

            “子夜,我并不如你想象的那么優秀。也許,你知道真相后,就不會這么認為了!

            復仇的王子,當你得償所愿時,是否,內心會是幸福及快樂的,明靜。

            一陣溫暖,突然包在我的身上,是一件金色的披風……我驚愣地低著看著披風上那枚星形的圖騰……王色星形的圖騰……只有比伽的王……

            “子夜!

            這個名字,只有他才會這樣叫我,在我告訴他我叫沅沅后,他還是堅持著這個稱呼。

            我緩緩轉過頭,身后的男人,靜靜地立在我身后,背光的視線,看不清他的臉孔,只有那雙熠熠生輝的眸子,還是一如住昔般耀眼。

            “我在想,我是應該叫你曦王子呢,還是皇上,或者,明靜!

            我朝著他輕輕地笑,很努力地。

            “明靜!彼w快地回答道,眼中的光明顯一暗。我心中輕嘆,暗,暗什么?你不是擁有了你想要的一切么!可是,無論稱呼什么,從前,就是從前,現在的我們,誰也回不去以前了。同樣的稱謂,叫著的時候心態已不同。

            “子夜,你還過得好么!彼偷统脸恋恼Z調,熟悉,又陌生。

            我再笑:“好啊,想必明靜你也是一樣吧?”

            我輕輕解下那件披風,遞給他:

            “選擇自己喜歡的,也要喜歡自己選擇的!

            “聽說明靜你快要為人父了,真是可喜可賀呢!

            舍得,舍得,明靜,雖然我不大清楚在你心中的舍,是些什么,但卻很明白,你得到的永遠比舍去的多得多!在明靜這樣冷靜的心中,利弊早已是權衡得清清楚楚的吧。

            “子夜,其實你不該來這!彼p聲喚住我。

            我的步子頓了頓,沒有回頭:

            “這也是我的選擇,明靜!庇L說話的聲音,有些無形的飄渺……

            “后天晚宴,一切小心,切記!”

            明靜忽然走前一步用力地扯住我的手肘,面色竟然是嚴峻無比。我心中暗暗一驚,竟忘記了把手掙開,后天,會發生些什么?!為何又要告訴我!
          插入書簽 


          作者有話要說:
          (男主是有一點點缺點,蝶會要他改正滴!問題是,他絕對不會害沅沅!看到好多大人拍他,蝶決定要補償他,可憐的元哲....蝶對不起你.)

          不是故意吊胃口哦!不要拍俺!嗚~~~只是這是伏線,要先交待一下否則,大家下一章節會……200多個留言!沖著大家的讀后感,蝶盡量每天一更!或更的字數再加多!留言是我的動力!嘿~~對了,至于那個她,有同學猜中了,□□留下或在群里發男主番外你!等答案出來的那章。
          啊,對了,我發現看文的同志有一個超級厲害!當然,猜得不是全對滴~~她的名字叫:某心。
          以下的她的留言,真強!聯想真豐富.
          這一切是早就安排好的?女主是以韶華郡主的身份去比伽國和親?而素貴妃知道她鐵定不會依從既而就能破壞皇后與希王子的結盟意圖,所以才會大方給出藥來,不過藥到底給了沒?再者,素貴妃知道女主和元哲的真實身份,為了鞏固勢力也想拉攏、結盟于比伽國、天狼國,所以才會和元哲合演一出戲讓女主成了芷國的韶華郡主?梢耘鞯纳矸蓍L居于此對芷國不利,借此機會以藥作餌把女主送出國去,這一去怕是也不會再回來勒,要是那天澤國的皇帝要來硬搶,說不定就可借他人之手除掉己之心頭大患希王子,就算死不了也可使其受重創,回國后弄丟了人也落下了把柄。還有元哲在這一整件事上到底是個什么態度勒?他有起到什么作用嗎?他不會不知道女主這一去將會遭遇什么吧!難道他也是為了得到那藥而利用?額~
          不過,話說回來偶還是覺得女主男主還是可以拿來小虐下下滴(看仔細捏,是小虐哈。。。┎蝗辉鯐醒袦I勒!~~^^


          該作者現在暫無推文
          關閉廣告
          關閉廣告
          支持手機掃描二維碼閱讀
          晉江APP→右上角人頭→右上角小框
          74

           
          關閉廣告
          ↑返回頂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點) 手榴彈(×5) 火箭炮(×10)
          淺水炸彈(×50) 深水魚雷(×100) 個深水魚雷(自行填寫數量)
          昵稱: 打分: 發表非2分評論需要消耗月石,消耗的不會給作者。
          評論主題:
           
           
          更多動態>>
          愛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評論



          本文相關話題
            以上顯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條評論,要看本章所有評論,請點擊這里

            爽 快一点 深一点,美女高潮痛苦呻吟表情图,亚洲人成网站18禁久久影院51
            <sub id="hnur7"></sub>
              <form id="hnur7"></form><nav id="hnur7"><code id="hnur7"></code></nav>
              <nav id="hnur7"></nav>

              <sub id="hnur7"><mark id="hnur7"><blockquote id="hnur7"></blockquote></mark></sub> <var id="hnur7"></var>
                <var id="hnur7"></var>

                  <nobr id="hnur7"><progress id="hnur7"><sub id="hnur7"></sub></progress></no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