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 id="hnur7"></sub>
    <form id="hnur7"></form><nav id="hnur7"><code id="hnur7"></code></nav>
    <nav id="hnur7"></nav>

    <sub id="hnur7"><mark id="hnur7"><blockquote id="hnur7"></blockquote></mark></sub> <var id="hnur7"></var>
      <var id="hnur7"></var>

        <nobr id="hnur7"><progress id="hnur7"><sub id="hnur7"></sub></progress></nobr>

        有*******)

        作者:蝶*******舞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節] [舉報]
        文章收藏
        為收藏文章分類

          以退為進


            終于充分體會到手機的方便與好處!如果在現代。一個電話打過去,不什么也都搞定了么!在折騰了無數柱香的工夫后,終于從街的遠處看到了珠兒的攤子上高高掛起的燈籠,及上面的字,“好日子”……我一把拔開圍在攤子邊上選東西的人,也不知是男人還是女人,眼睛在攤面上的飾品上高速搜索……梅花鏈,天竺手鐲……桃花戒!心越來越涼……全部都不是我要的那只!

            “這好像是芯姐姐?”

            春兒繞到我前面驚呼,把珠兒嚇得一跳。在珠兒還沒來得急反應時,我抓住珠兒的手……

            “珠兒,那只戒指呢!那只你做得要送給我的那只戒指呢?”

            看著珠兒和春兒趕緊在攤面尋找的動作……有種不詳的預感……

            “可能是賣了,芯姐姐!

            春兒擺好剛才被我弄亂的東西,出聲宣布我的猜想……完了。我呆呆地坐在小板凳上,腦子一時不知該想些什么好……

            “不對,我負責收錢,絕對沒有賣出過那戒指!

            珠兒的目光落在不遠處……

            “啊,我記起來了,如果不在這,肯定是在剛才的那一袋子上,不過,吉祥寶號的老板剛拿走了!”

            “姐姐……是不是我闖禍了?”

            珠兒怯怯地扯著我的衣角,小聲音問道。

            看來我的緊張嚇到她了,我更不愿意因為這樣,而把她剛建立的信心和主動又瓦解了,況且,埋怨有何用,積極想辦法解決才是正道!我看著街上川流不息的人群……事情,也不是沒有轉機的。

            “珠兒,春兒,來!

            我招呼她們圍過來,壓低聲音說:

            “你們過去吉祥寶號一趟,把錢還給他們,就說我們剛才的那一批貨,剛才發現,原來線口全部都是沒接好的,為了講信譽,要拿回來再加工半會,一個時辰后再送回!

            我看著珠兒和春兒離去的身影,心跳亂七八糟……正午的太陽火辣辣地曬著頭頂和皮膚生疼……雖然正心煩,但還這紫外線還是不得不防……我抓起珠兒她們擱在攤里的帽子戴上,典型的漁家帽,尖尖的頂,耳朵和下巴還有花布包著,眼睛和鼻子,曬曬也無妨了,至于美不美觀,懶得管呢。

            “原來這邊的東西倒是更別致呢!

            一個聲音在頭頂上方響起,我頭也沒抬,這樣的贊美預料之中。

            “今天好像換人了?美麗的小攤主哪去了?”

            我不就是沒抬頭笑著迎接你么,用得著用“美麗的小攤主不見了”這樣來影射我和玉媽媽不美麗嗎?我懶管他,繼續擺弄推里還沒串好的鏈子,玉媽媽自然會招呼他,況且,我也不想在人前多露臉。

            “公子看中哪一款呢,待把我包起來!

            玉媽媽趕緊站起來,笑著說。我蹙了蹙前面飄飛的藍袍,料子不錯,看來是一個富绔子弟,還是口甜舌滑的那種。

            “嗯,樣式都不錯,都是新做的么?”

            玉媽媽趕緊應道:

            “公子好眼光呢,都是昨天和今早才趕的工呢!絕對是一個花樣兒一件!

            “樣式的確不錯,不過,這個……”

            “這個好像手工嫌做得有些粗糙了!

            挑三揀四,有幾個錢就以為自己是天了,最討厭這種人,我們這么好的手工,居然還能挑出毛病來,要不他做一條來看看?我鄙視地橫了橫他……目光落在他手上捏著的黑月亮項鏈……呃……

            “東西看起來不錯,就幫我包了這三件吧。對了,線口接得牢不牢固?會不會用一陣子就散架了?”

            “當然穩妥了,我們每次做完飾品都要檢查過才賣的,不會有問題!”

            玉媽媽看來又是一個人才,經商人才,或推銷人才。

            “你散了它還沒散呢!蔽覜]好氣地低低接了一句,很小聲的,顧客就是上帝嘛,要罵,也得偷偷地罵。

            “姐……”

            遠處小跑回來的兩個人影,是珠兒和春兒。我猛地站起身迎上去:

            “怎么樣?他肯退回給我們嗎?東西呢?在哪?”

            珠兒和春兒卻沒有回答我,眼光透過我的身后……

            “你……你為何在這?”

            我順著珠兒指的方向,看到了那個“你”。就是剛才來買東西的那個藍袍男子,精光閃動的眼睛,充分地顯示出,他是一個經常用腦的人物,應該說是食腦之人,雖然,他完全可以靠出賣色相發達。

            “邵老板,你不是說有事進去一會嗎?為何騙我們在你店里呆坐這么久?!”

            春兒憤憤不平地說道:

            “為何讓我們空等,也不給答復我們?”

            我心暗呼,糟糕,剛才的對話……買東西時的對話……

            “邵老板,那現在貨可以退給我們嗎?”珠兒接著問道。

            那邵老板瞅了瞅珠兒,走過她身邊,笑著對她說:

            “美麗的小攤主的請求,本人怎么能拒絕呢?”

            “那真是太謝謝了!

            珠兒的臉也向他輕輕地綻開了朵粉紅色的花……

            “不過,邵某有個要求!

            “珠兒姑娘,可否告訴邵某,要回貨物的真正原故呢?”

            “其實是我姐姐她……”

            “珠兒!”

            我上前一步捏住珠兒的手,也停住了她的口。這樣的奸商,告訴他不等于讓他再深入點勒索你嗎?但一時之間,我又想不出任何借口……

            那人看著我的動作,笑意加深……又來威脅我?!沒門!

            “其實,就是這批貨的成色不問題,如果公子覺得不愿意更換,也就由它吧,反正,我們已經盡力去補救了!

            雖然這說法還是較軟弱無力,但這一招以退為進,明顯地收到了一絲效果,他眼里的疑惑一閃而過,不過很快他又笑著對珠兒說:

            “成色倒是無妨,就不用太麻煩珠兒姑娘了!

            他再回視了珠兒一眼(在我看來像拋了個媚眼),拱了拱手,揚長而去。珠兒望著他遠去的背影對我說:

            “姐,現在怎么辦呢?”

            天有不測之風云,偏遇上這樣一個無厘頭的一個人!我心里已經把他咒罵得不下一百遍了。

            “珠兒,春兒,咱們先收攤,回家!

            我帶頭走回攤子,又回頭加了一句:

            “問一下姐妹們,今晚開夜工作行不行?”

            回到村子已經晚上了,我匆匆吃了幾口飯,便埋頭畫我的圖。當珠兒把幾個姐妹都招呼來的時候,我的圖已經基本完成了。

            我按狼戒的式樣,畫了各種動物,有貓狗豬羊虎啊等等這些的圖案,準備出一系列的動物專緝的戒指和項鏈,用珍珠做的戒指和真正的狼戒始終是不大相同的,如果不細看,應該分不出來。那么,如果混在這一堆動物系列的戒指中,就算是被發現了,也可以理解吧?

            怕太張揚了,又做了十幾種花系列的戒指和項鏈。其實,會不會有些太過緊張了呢?已經過了很久,找不到,也應該死心了吧。

            再不然就是叫人到他的店里盯著,什么時候那狼戒上架就馬上買回來!事在人為嘛,不是么?

            “珠兒,珠兒!”

            玉媽媽慌慌張張地跑進來:

            “珠兒,芯兒,你們守玉大哥咋地現在還沒回來?天都已經黑了,平時,早就回了!”

            我和珠兒對視一眼,都忙得忘了守玉還沒回來……我轉頭看了看已經是黑乎乎的外面,海上,更黑吧,在這沒有燈塔的時代?

            “玉媽媽別擔心!你現在去看看和守玉一起出去的人回來了沒有?”

            我趕緊套上衣服,對珠兒說:

            “我們到海邊去看看!珠兒把馬燈也拿來!”

            “我也去,行嗎?”

            春兒低低的聲音,但帶著堅決插了進來……我看了她一眼,這女孩兒,不錯!也許和守玉是蠻相配的一對呢。

            “好,一起走!”

            走出屋外才發現,外面不知何時,起風了。

            ---------------------------------------------------有話說---------------》
          插入書簽 


          作者有話要說:
          因為大家的留言和建議,蝶總覺得如果不及時更新對不起大家!謝謝好多大大,因為你們的理性的建議和鼓勵,才會使文章的細節更加理性!謝謝!留言的確是每一位作者的動力!


          該作者現在暫無推文
          關閉廣告
          關閉廣告
          支持手機掃描二維碼閱讀
          晉江APP→右上角人頭→右上角小框
          74

           
          關閉廣告
          ↑返回頂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點) 手榴彈(×5) 火箭炮(×10)
          淺水炸彈(×50) 深水魚雷(×100) 個深水魚雷(自行填寫數量)
          昵稱: 打分: 發表非2分評論需要消耗月石,消耗的不會給作者。
          評論主題:
           
           
          更多動態>>
          愛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評論



          本文相關話題
            以上顯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條評論,要看本章所有評論,請點擊這里

            爽 快一点 深一点,美女高潮痛苦呻吟表情图,亚洲人成网站18禁久久影院51
            <sub id="hnur7"></sub>
              <form id="hnur7"></form><nav id="hnur7"><code id="hnur7"></code></nav>
              <nav id="hnur7"></nav>

              <sub id="hnur7"><mark id="hnur7"><blockquote id="hnur7"></blockquote></mark></sub> <var id="hnur7"></var>
                <var id="hnur7"></var>

                  <nobr id="hnur7"><progress id="hnur7"><sub id="hnur7"></sub></progress></no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