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 id="hnur7"></sub>
    <form id="hnur7"></form><nav id="hnur7"><code id="hnur7"></code></nav>
    <nav id="hnur7"></nav>

    <sub id="hnur7"><mark id="hnur7"><blockquote id="hnur7"></blockquote></mark></sub> <var id="hnur7"></var>
      <var id="hnur7"></var>

        <nobr id="hnur7"><progress id="hnur7"><sub id="hnur7"></sub></progress></nobr>

        作者:

        第 12 章
          小谷走在動物王國的大街上,被林圣伸手攔住。

          只聽林圣說:“想知道你的書包在哪里嗎?”

          小谷凝視著他,一雙眼似乎要把他盯出一個洞來。

          小谷心想:果然是他啊。

          而他則無所畏懼,任由小谷看著,臉上帶著輕蔑的笑。

          貓咪咖啡廳。

          雅座里,兩人相對而坐。

          小谷看著濃黑的咖啡,并不感興趣,抬起頭,直接看著林圣,說道:“你有什么目的?”

          林圣興味地笑了笑,不知道想到了什么,表情又突然變得陰騭無比,他沉下臉。

          “我有什么目的啊,還不是因為你。我看看啊,我記得你的書包里還有好多作業,哎,你說我要是把它們都燒了,好不好?”

          桌子下方,小谷的左手緊攥,隱忍著,一張臉不動如山。

          “我覺得并不好!毙」戎币曀,面無表情地說著。

          “噗,哈哈哈!绷质ナ掌鹱约宏庲s的表情,大笑。

          “我就開個玩笑,不用太認真了!

          小谷看著他說,一雙眼里全是冷靜。

          “其實呢,哎呀,也不知道你猜到了沒有!绷质ミ七谱,嘴角扯出一絲微笑:“呵呵,之前就讓你退出動物王國,你為什么還要回來呢?”

          小谷眼里還是冷靜,仿佛早已知道這件事情。

          從之前莫名其妙的敵意,他就早已察覺。

          對于林圣的疑點猜測,他并沒有告知白貓警長,他們是同僚又是合作關系,雖然另一方不想與自己合作,但是在外界眼里這是不爭的事實。

          沒有確切的證據之前,他不能隨意說出自己的猜測,不然就是對同僚的污蔑。

          而現在對方又拿自己的作業來威脅,也不能輕舉妄動。

          “你說出你的目的吧!毙」鹊_口,沒有理會林圣的反問。

          林圣被他這態度惹怒了,一巴掌拍在桌子上,發出砰的聲響,他怒視著小谷,一切的偽裝都已經撕破。

          “離開,我要你離開!”他嘶吼著,臉部因為氣憤已經微微發紅,他雙手撐在桌子上,身體向前傾,一點一點地靠近坐在對面的小谷。

          兩人之間的距離只剩下一指,林圣咬牙切齒地低聲道:“你明白嗎!”他的眼睛微微發紅,整個人因為氣憤微微顫抖。

          在小谷的眼里,他就像是一條發瘋的野狗,沖著自己吼叫不停。

          你能跟野狗去嘶吼吶喊嗎?顯然不能。

          小谷沒有多加理會,靜靜地聽完,看完他的宣泄。

          其實小谷很好奇,僅僅是因為競爭關系,他就這么針對自己?

          小谷的疑問并沒有人給他解答,他告訴林圣:“我會離開的,只是離開前,我需要去做一點事情。不過這妨礙不了你的事情,你不用擔心!毙」冗體貼的補上后半句,至于真假,那有誰知道呢?

          “如果你再欺騙我,你就等待你書包的毀滅吧!”林圣撂下這句,便橫了他一眼,提步往外走。

          小谷看著他的背影遠去,目光又放到桌上的咖啡上。

          錢都給了,不喝浪費了吧?

          可他又不喜歡喝。

          究竟是喝還是不喝呢?小谷眼里出現猶豫。

          他猶猶豫豫地端起咖啡杯,輕輕抿了一口,瞬間臉色驟變,眉目皺成一團。

          他急忙端起桌上的清水,咕咕咕地喝了幾口下去。

          小谷在心里暗暗吐槽:這什么玩意兒?!林圣怎么喝下去的,比人類的咖啡還難喝......

          浪費就浪費,反正也不是他給的錢,小谷邁步走出咖啡館。

          小谷先是去買了些吃的,然后回到了幼崽所在地。

          他把食物交給貓爺爺保管,又與幼崽們說:“我改變主意了,我會幫助你們讓家長認識到自己的錯誤,你們說這樣好不好?”

          他之所以想這么做,是因為他的書包還在林圣手里,他要先辦法先將書包拿回來,不過拿回書包之前,他可以先幫助幼崽做些事情。

          幼崽們一個個高興壞了,爭先恐后地問道:“是真的嗎?!”

          “啊,你真是個好人!”

          “謝謝大偵探!”

          ......

          小谷一一回答他們的問題。

          把幼崽們都安頓好,小谷才與貓爺爺說了事情的原委。

          貓爺爺氣憤地說著:“原來綁架我的竟然是那個小子!”

          當初那些綁架他的人,都蒙著面,他根本認不出誰是誰,如今小谷一說名字,貓爺爺就立馬想了起來。

          貓爺爺給小谷說起了一段往事。

          當初推薦小谷加入秘密偵探社的是小谷的爸爸,而除了小谷外,還有一個人,那就是林圣。

          但是秘密偵探社只需要一位人類偵探,所以貓爺爺便選擇了小谷。

          小谷問:“為什么選我?”

          貓爺爺瞥了他一眼,“那還是看臉,我們貓族最是喜歡長的漂亮的人了,雖林圣也不差,但是我還是最喜歡小谷了!

          小谷滿臉黑線......就因為這個原因,所以他就入選了。

          難怪林圣剛見著他就充滿敵意,他沒想到這其中還有這樣一番原因。

          其實小谷不知道,貓爺爺最看重的還是他的思考能力,那是林圣比不了的。

          在與貓爺爺說完真相之后,林圣便拜托雀十,尋找他書包的下落,同時請貓爺爺調查林圣最近的行蹤。

          在貓爺爺和雀十都答應下來,又與幼崽們告別后,小谷來到了動物王國。

          自從幼崽們被警員看護起來,便再也沒有發生過失蹤案件,動物王國大門口的首衛便不繼續看守城門。

          小谷先是來到了長尾山雀媽媽家里。

          一地的落葉沒有打掃,可見長尾山雀女士已經無暇顧及這些。

          ‘砰砰砰’

          小谷敲響大門,在門口等了幾秒后,門便咔嚓一聲,從里打開。

          長尾山雀女士精神萎靡,看見是他,滿臉的全是失望。

          “長尾山雀女士,我想跟您聊聊!彼c長尾山雀說完,便被長尾山雀邀請進屋子里。

          一人一鳥坐在客廳沙發上。

          小谷并沒有告知她事情的真相。

          而是說道:“關于您兒子的失蹤,我有幾點猜測!

          “偵探先生,您請說!遍L尾山雀女士盯著他,努力提起精神來傾聽。

          小谷都看在眼里,于是他把聲音放緩,慢慢說:“您兒子的失蹤我認為是離家出走,他長期處在壓抑的環境下,日復一日的學習,沒完沒了的補習,讓幼崽產生了厭惡感!彼nD了一下,繼續說:“你要試著改變,不要給幼崽太大的壓力,給幼崽一點休息的時間!

          小谷很清楚動物王國的現狀,如果幼崽不努力學習,將來很難有一個好的工作,但是同樣的,幼崽不會快樂。

          小谷認為什么年齡就應該干什么事,這些補習課,資料完全可以等幼崽成長到初中高中再開始學習,家長的焦慮他也懂,但這樣是不對的。

          長尾山雀女士靜靜聽完了小谷的話,她說出的話里帶著憂愁:“只要我的幼崽能夠回來,我不會再逼幼崽做這些課外功課!

          “您放心吧,會回來的!币婇L尾山雀聽進去了,小谷安慰著她。

          過了片刻后,等長尾山雀女士的情緒平復下來,小谷便與她告辭。

          小谷要前往所有的失蹤家庭,讓他們知道幼崽失蹤的原因,這需要花費不少時間。

          小谷拜訪了一家又一家,走的雙腿發軟,他坐在街邊歇了歇,又繼續前往下一家,他仿佛不知道累一般,像個陀螺一樣,轉個不停。
          23
          林圣離開咖啡館后,來到了小狗老師的家中。

          小狗老師是林圣養的一條哈巴狗,后來因為功課出色,被林圣送到了動物王國進修,沒成想,最后還當了一名幼兒園老師,算是狗生巔峰了。

          林圣找到小狗老師,說明自己的計劃時,這名老師一心一眼都是自己的主人,以自己的主人為原則,沒有絲毫禮義廉恥道德是非。

          “你確定那群幼崽在那里嗎?”林圣低著眉,問著蹲在自己旁邊的小狗老師。

          “汪汪!毙」防蠋熛仁墙辛藘陕,道:“沒錯,我嗅著小谷的味道,找到了哪里。那里是貓爺爺在看著幼崽,還把幼崽們都關了起來!

          聽他這么一說,林圣頓時放聲狂笑:“哈哈哈!小谷啊小谷,我要看著你身敗名裂了!”他的眼里全是狠厲,恨不得撕碎一切。

          小狗老師抬起頭看著自己的主人,疑惑地問:“怎么讓小谷身敗名裂?”

          “呵,你不必知道!绷质ポp蔑地笑了聲,這只狗,還是一樣的蠢,竟然蠢就一直蠢好了。

          小狗老師眼里閃過一絲傷心,又趴在主人身邊不動。
        ←上一章 下一章→
        以上顯示的是作者精選展示的最新二十條評論,要看本章所有作者精選評論, 請點擊這里
        文章收藏
        為收藏文章分類


          爽 快一点 深一点,美女高潮痛苦呻吟表情图,亚洲人成网站18禁久久影院51
          <sub id="hnur7"></sub>
            <form id="hnur7"></form><nav id="hnur7"><code id="hnur7"></code></nav>
            <nav id="hnur7"></nav>

            <sub id="hnur7"><mark id="hnur7"><blockquote id="hnur7"></blockquote></mark></sub> <var id="hnur7"></var>
              <var id="hnur7"></var>

                <nobr id="hnur7"><progress id="hnur7"><sub id="hnur7"></sub></progress></nobr>